對受害者最好的告慰
  5月22日晚上,69歲的趙淑珍拄著拐杖往家裡走,這是暴恐案發生後她第一次出門,看到整個街道來來往往的行人,駐足、獻花、點蠟燭,她從口袋里掏出手絹按在眼睛上,許久抬起頭,“22號晚上,一宿沒敢睡覺,夜裡大著膽子走到窗戶邊,安心了。”趙淑珍透過窗子看到路燈下站著的特警,握著槍,眼神堅定。
  “下著雨,年輕娃娃都淋濕了。”趙淑珍說,前半夜不敢睡是害怕,後半夜看到雨夜守護著居民的警察,心裡暖了,但是擔心他們受涼感冒。
  得知逃跑的暴恐分子已經被抓住了,趙淑珍又掏出手絹壓在眼睛上:“好!好!太好了!”
  “這麼快?”公園北街甜點店的老闆娘林女士對暴恐案告破的消息不敢相信,“就一個晚上的時間,警方太神速了。”店里20歲出頭的店員小張從裡屋探出頭來,說:“咱們這的警務人員一直在備勤呢,反恐能力肯定是越來越強大,這麼快偵破也是沒問題的。”
  “抓住暴恐分子,嚴懲他們,就是對受害者最好的告慰,也是最好的交代。”53歲的住戶徐梅說,她原以為暴恐分子逃掉了,沒想到這麼快就被抓住了。她要回去把好消息告訴不便出門的老伴。
  “抓住了!”烏魯木齊人心情一振
  烏魯木齊在線訊5月23日的烏魯木齊,雨停了,陰霾漸漸消散。1天的時間,“522”暴力恐怖事件已告破,逃跑的暴恐分子已經被緝捕。事發已經兩天了,無論街上的行人還是網絡上的網民,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悼念受害者,譴責暴徒的罪行。“暴力恐怖分子反社會、反人類、反文明的本質,已經受到中國人民和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,我們相信暴力行為在新疆是無路可逃的,也請全國各地的人們,給予新疆最大的信心。”這樣一段文字,被網民在微信朋友圈中轉發了無數次。
  對受害者最好的告慰
  5月22日晚上,69歲的趙淑珍拄著拐杖往家裡走,這是暴恐案發生後她第一次出門,看到整個街道來來往往的行人,駐足、獻花、點蠟燭,她從口袋里掏出手絹按在眼睛上,許久抬起頭,“22號晚上,一宿沒敢睡覺,夜裡大著膽子走到窗戶邊,安心了。”趙淑珍透過窗子看到路燈下站著的特警,握著槍,眼神堅定。
  “下著雨,年輕娃娃都淋濕了。”趙淑珍說,前半夜不敢睡是害怕,後半夜看到雨夜守護著居民的警察,心裡暖了,但是擔心他們受涼感冒。
  得知逃跑的暴恐分子已經被抓住了,趙淑珍又掏出手絹壓在眼睛上:“好!好!太好了!”
  “這麼快?”公園北街甜點店的老闆娘林女士對暴恐案告破的消息不敢相信,“就一個晚上的時間,警方太神速了。”店里20歲出頭的店員小張從裡屋探出頭來,說:“咱們這的警務人員一直在備勤呢,反恐能力肯定是越來越強大,這麼快偵破也是沒問題的。”
  “抓住暴恐分子,嚴懲他們,就是對受害者最好的告慰,也是最好的交代。”53歲的住戶徐梅說,她原以為暴恐分子逃掉了,沒想到這麼快就被抓住了。她要回去把好消息告訴不便出門的老伴。
  對暴徒絕對不輕饒
  “這些暴徒讓一條條鮮活的生命瞬間失去,這種泯滅人性的行為令人髮指,這是任何有良知的人都無法理解的,一定要嚴懲。”齊先生得知暴徒已經被抓捕的消息激動得全身顫抖,聲音越來越高,“30多條生命呢,那麼多老人,辛苦了一輩子,為了節省幾毛錢,一大早跑到早市上買菜,菜還沒有買回家”
  被齊先生的聲音引來的趙志剛說,他就住在公園北街,從小就在這裡長大,看著奶奶受到驚嚇,勸奶奶搬到別處住,但老人家拒絕了。“奶奶說,不能受了傷就逃跑,事情都會過去,她要和大家一起挺過去”。
  趙志剛說,政府承載了這麼多老百姓的期望,壓力也很大。既然暴徒已經被抓住,他替家人感激的同時,十分迫切地希望能嚴懲暴徒。“血的事實告訴我們,對暴力恐怖分子決不能手軟”。
  “我們也看到了新疆的警力,就我們這條街從白天到晚上,民警、武警、協警都在執勤,他們很辛苦。也證明政府有能力保護老百姓,讓大家覺得放心,我們要做的就是不要添亂。”市民閆先生說。
  家住公園北街青松苑社區的齊大爺知道暴恐案破獲的消息後,忍不住豎起大拇指:“就應該這樣!一定要嚴懲這些暴徒,絕對不能輕饒,這樣才是對亡者最好的告慰!”
  “暴恐分子的一切行為都不應忘了,法網恢恢,疏而不漏。哪怕他逃到天涯海角,也逃不出人民警察的追捕。終將會受到法律的嚴懲,血債血償。”老黨員魏先生說,任何殘害無辜百姓的暴恐行為,都應受到最嚴厲的譴責。
  沒有理由不堅強
  一條包子店的信息,讓網民看著心酸:23日的早上,一家包子店,老闆說包子馬上就沒有了。隨口問了一句,今天怎麼賣得這麼快?老闆說:“剛來了兩口子都是警察,買了一打包子,從今天起他倆都回不了家了,包子是給他們上初中的孩子買的。”
  “我們店門口,武警、特警不知道來回走了多少遍,他們真的很辛苦。”麵食店的店員小李說,“為了我們安定的生活,他們舍小家顧大家,我們還有什麼理由不堅強起來。”
  71歲的退休教師吳慶玲,在女兒的陪同下買了一束花擺在了路邊。她說,她老家在山東,在新疆生活了大半輩子,熱愛新疆,不會被這些暴徒的惡劣行為嚇跑。”除惡務盡才能夠鼓舞人心,振奮精神,震懾犯罪。”吳慶玲一字一頓地說。
  “案子雖然破了,但大家心裡還是有傷痕的。不過,活著的人還是得繼續好好生活,不能懼怕那幫暴恐分子,我們越害怕,他們就會越高興!我們一定要活得更好,烏魯木齊的未來肯定是美好的!”吳慶玲的女兒說。
  “90後”安茜和同學一起到公園北街獻花悼念亡者,她說,他們幾個代表全班同學,想告訴全國的人,這並不會影響到我們美麗的家鄉。“我們很快就會振作起來,去上學、上班、繼續生活,外地的商人,你們依然可以放心來新疆投資,各地的學子,你們也可以放心大膽地來新疆求學,天南海北的游客,盡可以放心地按你們的計劃正常進行。”安茜說。
  23日晚上,烏魯木齊市公園北街,風中的蠟燭熄滅了又被點燃,雨水洗凈了前一日的陰霾,堅強是這座城市最好的未來。這個城市受了傷,可這個城市的人比想象中堅強。(記者 郭玲 實習生 塗曉娟)
創作者介紹

oscar

wqmqf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